时常为情所系,为情所牵,到底情为何物?时光微醺,惊喜渐渐在瞳孔中凝固。石评梅亲手将这几句诗刻写在墓碑上,并附识:这是君宇生前自题像片的几句话,死后我替他刊在碑上。石忆芸搂住夏染染,同时,眼里闪过一丝失望。石评梅的个案有助于启发我们重新审视文学的边界和意义。石桌旁很是热闹,年轻人看了他们,摇头笑了笑自言道:真是难得啊!时光,绕指渐行,悲空了岁月的风华,撰写了年轮的沧桑。

       时光在日月中流逝,三十年已悄然而去,岁月刻深额上的皱折,激情燃烧已将退尽,年轻的棱角早已磨平,我们各自平安的奔走,平川大道或乡间小径,不求名不求利,摆好心态,静下心来,与战友们多聊聊,相互问一声好,聚聚旧情,忆往美好的时光,但求家老年平安,小辈顺利,钱多钱少,够用就好,但愿全家身体健康,退休还有点早,工作还有前方,贡献最后的能量,扬起顺利的风帆,继续乘风破浪。时间帮我考验了这段情,渐渐淡,渐渐浓。时光,浓淡相宜;人心,远近相安所有人都想得到幸福,不愿承担痛苦,但是不下点小雨,哪来的彩虹?时光寂寂,习惯了随遇而安,习惯了等一个恰逢其时。时光如风,拂过每季秋思,遥想昨夜清风来过,总会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树木萧萧,拾遗起脚下落叶,望一抹翡绿渐趋枯黄,总会勾起心中或浓或淡的别离。时光如水,属于童年的那稚嫩无忧的汗水轻轻注入的我岁月长河,悄无声息。时代将与外人结婚的命运抛掷给她,她即使不乐意,也只能承受着。

       时常,看见一对两鬓斑白的老人,一起晨练,一起买菜做饭,一起坐在路边的躺椅上等夕阳晚。时光至此,暮色,在我的眼中是凝重而安详的,它为日与夜贴上标记,让人深深地铭记又可以轻易地遗忘。时光吹落满地心绪,今夜月辉,清香洒衣襟。时常,我会在一个无人的角落里,把心事像纸一样揉皱、撕碎,随手一扬,满地心伤。时光便靓丽得也跟花一样一样了珍珠梅熟悉的长凳,放下手袋,拿出唱戏机小匣子,打开。时光消逝,伊人已远,空留悲叹,青春诺言,却是情深缘未满,陌路相逢一场欢。时间会咬人,不然我们怎么会是伤痕累累。

       时光总是太匆匆,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孤独的站台,记忆把谁来抛。时间到了,妈妈来接我回家,我兴奋地给她看我的杰作。时间的流逝,洗涤旧迹,仅留下微漠的平淡与悲哀。时光荏苒,晚霞依旧,而你在淡然无语的针织房里,又在单调的织就着属于自己的什么呢?时光煮雨,浅念经年的絮语,缓缓流淌的往昔,将过往的风尘,注入一泓素色流年里最美好的甘甜,融入浸染灵魂的珍藏。石梓元:不仅足够,甚至过剩,我更希望能够探讨该机制的质性问题,而非单纯是通道的多与少。时间,一寸寸在指尖滑落,绾成一朵温婉记忆的花。

       时代背景、童年经验和个人成长经历对作家创作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时光待我如此美好,我又怎敢亏待它带来的人和事。时间很快就过了中午,母亲还没有回来。时间就是个好东西,能够记住那些该记住的,忘记那些该忘记。时光流逝,时代变迁,一个一个无敌的人物崛起,一位又一位巨头陨落。时间,赋予每个人不同的成长与成熟,让我们绽放成这尘世中形态不一的烟火。时而也有放大嗓门吵上几句的,但都不带恶意;更多是爽朗的笑,惊动了身边做操的人群。

       时光荏苒,转眼间过去了,我们各奔东西,中断了联系,但是,在内心里,总是有那么一份牵挂,难以释怀。时间就这么多,你可千万别再错过。时光是个看不见的怪兽,不停地吞噬着今天,然后又把明天改变成今天,继续吞噬着,把吞噬了的今天化为记忆的鸟儿飞走了。时光在记忆中流淌,声音在时光里沉淀。时间久了,我们也疲倦了,彼此都在给对方让出空间,可这样的空间,恰恰是空虚。时光荏苒,我后来在城里读师范,但却没法找到你,唉,想来夏老师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吧,如果真要见到的法,不知她是否还记得有我这个她曾在三十多年前带过的学生呢?时光被往事轻蒙灰尘,临河初照,日渐衰老的脸庞不复旧时模样,那些曾与你执手流年的过往,如镜花水月,被岁月的河流打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