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那么与众不同,你心疼着我的心疼,理解着所有的所有,正是因为你的懂得,你的包容,所以我才更加不舍你的离开,一次次跌落在念你的风中,狼狈不堪。你会不会把孩子们当自己的孩子看待?你会遭遇你的情缘,我也会遭遇我的情缘。你的世界里,春色满园,百花齐放,看那最华丽的一朵,胜似牡丹花开的雍容。你对我说:我们,今天有第誓言,永远的誓言。你对她没有感觉,甚至能听出你认为她是你前进路上的绊脚石之味儿。你就象用你神秘的美,一次次迷失着我,一次次的那样的叫我想起。你将难以想象,一个高龄的老太太出版了自己的第一册画集,然而她真正学画画是从开始。你的影子如幽灵般缠绕在很多人的心上,太深太紧,那种试图挣脱的纠结迷乱着纷繁的心,原来,都如此细心呵护着那情的纯净。你就是你,唯一的一个你,代替,谈何容易?

       你的朋友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一定要出现。你就在这里看守菜摊,你尽可能用你的方法称。你今离去,我自飘零,我知道并非落花无意,也非流水无情,只因君生我未生,我生君以老,注定一生疼。你就不必去避讳,也不需要去躲避,只要你全身的投入,那爱就象翻江倒海的向你扑来。你看,你瞧,当那走丢迷失的雁儿渐渐往下坠的危急时刻总会被另一只大雁轻轻的托起,然后一起继续向前飞。你的昨天是我的今天,我的今天是你的明天,忆往昔,涕笑间,过往云烟,匆匆过客,几人久远?你跌倒的时候、懊恼的时候,品尝眼泪的时候,都请你不要轻言放弃。你还不知道吧,在和你吵架的那天白天,我被老板狠狠地训了一顿。你记得他在你身旁的高度,记得他和你并排走路时的神采飞扬,记得他爱喝的饮料,记得他习惯的表情,记得他和你之间若隐若现的距离,还有……纵使我们都未曾相信过生生世世的盟约,我们却都还是会为曾经在楼前仰望的目光,为那其间晃动的模糊的身影而觉得温暖。你孤独着你的孤独,我孤单着我的孤单。

       你看,大熊猫三下五除二地就爬上了大树;大熊猫平时可温柔了,不过打起仗来可毫不手软,只见它对迎面扑来的豺狼,伸出厚厚的熊掌,啪的一声,就把豺狼打得落花流水。你几乎看不见葡萄的根和茎,只看见挂着白茸的一嘟噜一串的佳果和仿佛是为它遮护的闪光的叶子。你给过我感动,为我做过太多温柔体贴的事情,让我从不后悔让你走进我的世界,也不怨恨你最后的无情。你的心有一朵花儿绽放,淡出纯白色连花心都是一种素洁。你会找各种理由为自己开脱,那你是亵渎了幸福这个温馨的词汇:茶是否会沏,碗是否会刷,饭是否会做,电话是否回答,问候是否会说?你还是经常来我的学校,班上的同学多半都认识你了,那些属于青春的相册开始慢慢地集成了,我们好像也就只有那些踪迹可寻了。你好几次说我们早点认识就好了,我也有这种感觉。你对我的宠爱一度让我认为自己是世界最幸福的人,那时的你像棵大树,无论如何你都会在那里,在等我,等我依靠,等着爱我。你的清丽可人的美丽,你的矜持柔情的美,能不叫我联想和渴望。你很穷的时候睡觉,这是时间密集型的享受,对不对?

       你还记得,我们在操场嬉戏玩耍,在操场体育锻炼吗。你就象在贫瘠看到酷烈,你就象在美丽看到日出。你看,并不是你想要的,努力就能得到,现实总是有些让人沮丧。你看,那一枚枚词语,正低眉欲道个安,如若你懂,那么,我们便守着黄昏静然相爱。你喝着一杯柠檬茶,偶尔停下来搅拌一下,柠檬穗便在杯里上下翻飞。你绝不像蒲公英,留下脚下的土地,独自飘向远方。你看,流动的大街小巷,匆匆的行人,遇见就是缘分,一个微笑,一次牵手,或许都会温暖异乡的寂寞。你还是带着风走进了小屋,门口的风铃似在欢迎你,响得更加嘹亮或是清脆了。你很伤心,你说你曾经给了我一个世界,我却给了你一个世界的绝望。你的影像在我的微弱烛光下扭曲了。


上一篇:
下一篇: